本篇文章1624字,讀完約4分鐘

窗外的雨仍在淅淅瀝瀝地下著。

透過窗子,我能獲得遼闊的視野,便只見眼前的天空被偌大的積雨云填滿,遠方合抱著的群山不堪重負的低下了腦袋,隱去了半個山頭,宣告著那層疊的龐大如怪物般的云層正一點一點向著地面襲來,在那厚重的烏云的壓迫下,空氣也近乎阻滯不通,連呼吸也變得煩悶起來。不消出門,便已感受到了那股難言的潮濕涌來。

我生來是厭惡雨天的。

我習慣于陽光的溫暖,反感著雨天的陰冷——我被雨天強迫更上臃腫的行裝,以求庇護;我習慣于陽光的靜謐,反感著雨天的嘈雜——我被雨滴窸窸窣窣敲打在胸口,煩悶躁動;我習慣于我習慣于陽光贈予我的自由,反感著雨天帶給我的拘束——我被雨天困頓于局促的小屋之內,無事尋求;我習慣于陽光下的明朗開闊,反感著雨天里的哀婉憂愁——我被雨天的情緒觸動,感傷躊躇。

漫長的雨期總讓一股異樣的情愫在我的胸中發酵,或煩悶,或郁郁寡歡,那些或多或少的憂傷縈繞在心頭。我迫切想擺脫這些情緒,在屢次掙扎卻越陷越深像是陷入流沙般之后,我只能幽憤地感慨:雨天,真是糟透了。

雨水仍是不近人情般地流淌著,于是,我再次被困于這小小房屋之內了。

當我再次端詳起窗外的雨來,我忽然察覺到這樣的一個事實:我從未拋棄對它的偏見真正地審視過雨天,我似乎憑著數次的匆匆接觸便給雨天貼上了標簽。雨天究竟是什么樣的?我竟無法第一時間說出答案。我意識到,我得真真正正地審視一遍雨天,當然,在此之前,我還必須添上一套臃腫的行裝。

推開門,撲面而來的是空氣中已趨近飽和的水汽,裹挾著一股濃厚的樹葉和泥土芳香。望向天空,云層像是破開了個口子,漏出傾盆的雨水,化作牽天的雨線綿綿不絕地沒入地面,迸濺出忽大忽小的水花。天雖仍是陰沉著,但在那遮天的雨幕中,遠方群山上的綠林時隱時現,山腳那片金色的油菜花海鋪滿了一地,給這灰蒙的畫卷平添了幾抹亮色。院子側面,那顆陪伴我已十多年的梨樹也發出了新芽,雨水順著枝干流向幼芽,細細滋潤著它生長,像是一位母親在哺育自己的幼兒。

在我身旁站著屋檐下躲雨的家禽們。那只棕黃色的土狗,耷拉著前肢,腦袋倚靠在上面,進入了甘甜的夢鄉;那幾只渾身烏黑的老母雞,羽毛因被雨淋濕而雜亂成一團,正緊貼在一起,抬起一只腳掌,互相溫暖著入眠,時不時還會發出低沉的“咯咯”的叫聲,仿佛夢囈。我佇立在門邊,竟感覺時光凝滯在這一刻,永遠的保留下這安和靜謐的時刻。

風還在肆虐著,橫沖直撞地沖進樹林中,開始了自己狂亂的舞蹈,枝葉便也隨著風的律動一齊吟唱,雨點趁機敲打著地面、樹葉或是屋頂的瓦片,為這突然的演奏綴上節拍,那嘈雜的雨聲忽而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,風、雨、葉這如此不可思議的組合在此一齊演奏的一曲盛大的交響樂。

容我放下偏見,卻發現正是雨天給予了我片刻安寧。

雨天的陰冷消失不見了,留下的是生命的溫暖;雨天的嘈雜消失不見了,留下的是心靈的安寧;雨天的拘束消失不見了,留下的是生命的自由;雨天的憂愁消失不見了,留下的是心靈的慰藉。

我豁然想起那些古人們對雨天數不勝數的夸贊,那些和祖父母一樣的農民們對雨天的渴求。我似乎自始至終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,批判著雨天,把自私作為價值,將一系列莫須有的罪名強加給雨天,卻忽視了雨天對于那些默不做聲的生命的意義——正是雨天,創造了生命的奇跡。

也許真正懂得雨天的,只有這些默不做聲的生命與真正懂得它們的那些默默無聞的農民們。而我,一個成長在鋼筋鐵骨間的人類,或許永遠也不會懂得。
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articles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articles_3
https://www.wukongtaocar.com/carhome/zsjm
https://su.58.com/qczsjm/45859919747491x.shtml
https://longjunzl0011.b2b.huangye88.com/

標題:雨天

地址:http://www.sellyourbusinessarizona.com/kfxw/36479.html